前阵子,陆续听到大学同学程妈咪和老公同事小妖妈咪,顺利产下小宇宸和小卜派的消息,心里着实很开心,恭喜两位妈咪顺利生产,而小卜派和小宇宸也是两个健康的乖巧宝宝,尤其是小卜派,居然重达3975公克,真是辛苦的小妖妈咪。

看了狮子爸爸PO的生产实录,很感动很感动,每一个孩子的出世,都是在爸爸妈妈的殷殷期盼下,尤其是妈妈,历经生产的痛苦,终于生下孩子,光是想到这个过程,就足以让我热泪盈眶。

和程妈咪讨论她坐月子的的生活,她忍不住说好辛苦,除了早上有坐月子阿姨到府帮忙,晚上就要万事自己来,喂食母乳更辛苦,担心宝宝吸不好、吃不饱,还得先挤奶出来,晚上每隔四个小时要起床喂宝宝、哄宝宝睡觉。

她说,还真是有点开始后悔了。
她说,睡都睡不饱,真是担心未来上班后的生活。
她说,跟老公商量,第二胎可能要等一等了。

我安慰着她,希望她能坚强地度过身为母亲最为难的时期,尤其是要当个职业妈咪,可真谓蜡烛两头烧,日也操夜也操。

不过,虽然安慰着别人,面对自己也要生产、自己照顾小北鼻的生活,还是难免担心,虽然有婆婆帮忙,但是,老公不在身边,新手妈妈真担心照顾不来,又担心母乳不足,又烦恼要怎么工作、宝宝两顾。

同事曾问我,跟大肚肚有没有“分离焦虑”?

我说,有。

那是因为,在肚子里,小王子虽然活泼爱动,小小的肚子常常扭到变形,或是硬到让我举步维艰,可是,至少,我可以休息,我不用担心他吵闹,我饿了就吃,吃饱了就好,不用担心宝宝涨气、吃饱没、量体温。

大概是受到影响,当天晚上睡得就不好,还做了个小王子爸认为没有逻辑的梦,梦到我没有经验,肚子痛不知道去医院,自己产子,结果弄得情况很糟,我还一直大哭、大喊-我的宝宝,我不要我的宝宝死掉。

然后吓醒。

老公一回来,我就扁着嘴说,我好像有产前忧郁症耶,老公先是笑我的噩梦没有逻辑,然后就安慰我,事情其实都没有我想像的那么糟,要我好好准备生产,未来的日子不只他,还有这么多的亲友可以帮忙,我绝对不是孤单一个人。

想一想,的确,我有婆婆大姑帮忙我在家里照顾小王子的生活。
想一想,的确,至少我家老公假日可以回来帮我带小王子、陪小王子玩。
想一想,的确,喂母乳可能很辛苦、很胀痛,可是,小王子因为我的母乳可以无毒平安健康地长大。
想一想,的确,这一段时期或者是每个新手妈咪的噩梦,但是,每个恶魔入睡后的天使脸孔,或许,就是让人筋疲力尽后,最大最大的幸福满足。

这是我选择的路,即使,我失去了些什么,那也是因为我得到了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