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得一梦,甚是怪异,不敢独专,特记之与诸君琢磨………………..

一处模模糊糊的所在,一盏模模糊糊的孤灯,一张模模糊糊的黑脸,一只模模糊糊

的红箍。唯有一个阴冷尖利的声音一点也不模糊:被告人,我们现在就你所犯的叛

国罪和卖国罪对你进行审判。。。

我没卖国也没叛国!我迫不及待地辩解,仿佛有些内急。

你是哪国人?

我是。。。中国人。

那为什么刚才抓你的时候你说你是美国人?

我现在是美国籍,可我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!

中国人为什么要入美国籍?现在来听听你入籍时宣的誓
(放录音)。自愿放弃对祖国
的忠诚一心效忠美利坚合众国。这不是叛国又是什么?

我那不过是糊弄老美,当不得真的!这些年我是身在曹营心在汉,打心眼里爱咱们

中国。入美国籍只是为了孩子上学方便。。。

说得好!这就是你卖国罪的铁板钢证。说你卖国你会说你手里没国怎么卖国。可孩

子是什么?是祖国的下一代,是祖国的无价之宝。你自己叛国不算还把祖国的未来

与希望出卖敌国,这不是卖国又是什么?

孩子。。。

孩子怎么样?难道不是你带出去的吗?

孩子。。。我。。。

你没什么可说的了吧。现在宣判:薛梁效,男,四十五岁,汉族,犯有叛国罪,卖

国罪。罪大恶极,民愤极大。本人亦供认不讳。现依法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

身。。。

我冤枉啊冤枉!我是爱国的呀!每年十一我上台又唱又跳,国内发水希望工程购买

航母我慷慨解囊,美国炸咱大使馆我上纽约大街示威,斗台湾人斗法轮功我从不含

糊,如今我又回国创业,我爱国呀!呜呜呜。。。

住口!你怎么不说说六四的时候你到中国领馆示威烧国旗的事?你还让人给你拍照,

说是留着申请政治避难用。你怎么不说说你从中国领馆拿了活动经费买东西去孝敬

学校里管留学生的美国人?回国创业?你不是跟人说过现在是好机会,凭洋博士的

牌子可以捞上一把,反正兜里揣着美国护照,进可以攻退可以守,形势不妙你就走。

你爱国?你爱的是你自己!来人,把犯人押下去,等候处决!

恍惚间,似被投入无尽的黑暗。良久,身边什么东西在蠕动。

谁?

我,杨花。

你怎么也在这儿?

还不是跟你一样。真后悔听了你的话!

别着急。美国大使馆很快就会来人救咱们。美国公民他们不敢不管。

别做梦了!美国大使早给打跑了,使馆也砸了。现在海边上打得正热闹。

谁跟谁打?

中国跟美国呀,为了台湾。

中国真敢跟老美打?

有什么不敢的?就你们前一段帮着搞来那个‘歼-250’楞把老美给打垮了。听说有

命令,白色的美国人全轰走,黄色的全都就地正法,这叫彻底扫黄。

美国怎么会。。。这不可能。。。□,全完了!

醒来不觉三更后,
浑身上下冷汗流。
翻来复去解不透,
诸位帮忙找根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