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一个落雨的傍晚,百无聊赖之际,顺手翻开一本很久以前的《诗集》,当初有感而发的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;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赫然在目。

在诗经的注解里,契为合,阔为离,死生契阔就是生死离合的意思。“生死离合,与她已山盟海誓。握住她的手,与她偕老到白头。”你能在这些简单朴素的文 字里听到思想如民歌般的游呤吗?至少生死与爱情的深广,已经包含在这如歌般的游呤里,我们此生要经历的很多故事,也与这命运的两大主题相息相关。

祖先们曾经的执著和浪漫,让不知过了多少世代后的我们仍然为这种海枯石烂的承诺感动,虽然这种愿望在我们的时代变得越来越奢侈,变得越来越像一个理想。

如果相爱的人能随时随地的一起进、一起退,能够同甘苦、共患难,能够心相通、情相悦,那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便不是一种负担。

但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”却让人禁不住地想像生死之间的距离。

生离死合本是自然规律,忙碌的现代人却很少仔细的去审视。生死本应是让人肃然起敬的话题,因为在讨论生死的时候,我们才最接近灵魂的本质。

每次有人提起某个曾经非常熟悉的人突然去了,总会在心中因此有所领悟,人总在别人身上看到自己。

我们清楚的知道,也许有天我们也会这样逝去。于是恐惧,于是担心,觉得心里放不下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。我们还有亲人儿女要照顾,我们还有事业工作要进取,我们还有很多的爱情要品味,我们还有很多的遗憾等待下一次的完美。可死亡,把这一切希望划上了句号。结束得那么彻底,甚至连想要痛苦的机会都不再有了。

有一段时间,心情曾经很差,觉得全世界最不顺心的人就是自己。一个老友在电话中告诉我,“治愈你痛苦的最好方法就是去参加一场葬礼。”她说她刚刚参加完一场葬礼,那是她的老板、一位才华横溢、风华正茂的“钻石王老五”。

她说自己整个人觉得非常的震动。觉得相对于死亡,什么都无所谓,所谓一切放不下的东西其实都是可以放下的。人如果没有了生存的机会,如果不再能够好好活着,还何谈去做自己想做和喜欢做的事呢?所以一瞬间好像领悟了很多东西,她说要从眼前起改变很多东西。

其实我们总在这种时候大彻大悟和反省得很清楚。但也许过了一段时间后,又重蹈覆辙,又开始度日如年,又开始不珍惜和不在乎自己。但无论如何,生命有领悟的时候,总比永远不清醒要好。醍醐灌顶,当头棒喝的机会也许极其微小,但哪怕有一点的顿悟,也好过一点都没有。

在懒惰和麻木的惯性驱使下,人很少去思考,整日忙忙碌碌,日子像流水一样从手中滑过,却没有意思的惋惜。只有在镜子前看到有多了一些白发的时候,才感慨时间过得太快。

在这个落雨的晚上,我体验着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;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带给我的冲击。我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,有些东西注定是我们不能够控制的,大自然一定会有它的定式和规律。但我们能控制自己,能主宰自己,关键是用什么方式才能对得起自己。

如果我把快乐和美好写在脸上,给身边的人带去阳光和欢笑;如果因我的存在而使其他的生命不再浑浑噩噩;如果我的努力能扫去失意人心中的阴霾,那么我的生命会因此而丰富多彩。

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”有时生死离合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,但不论生死离合,我都会忠于自己内心的想法和承诺,不离不弃。就如同我没有什么山盟海誓,但希望你知道,那不是代表我不爱,恰恰相反,那也许只是因为太爱太在乎。

我盼望我们能实践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,能分享生命中的每一刻。曾经有一位作家说过:“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死,而是站在你面前,不能说我爱你。”所以不论死生契阔,我都希望自己能好好地活着,至少站在你的面前的时候,还能有说我爱你的权利。@

责任编辑:沈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