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班回到家,刚进门来,就看到Joanna很生气的把电视 给关了,当时大家正在吃晚餐,Peter吃得很慢,让妈妈与Joanna不断地催促,弄得大家都很不高兴。而且Peter可说是“累犯”,长期以来留着不 良的纪录,一顿饭下来,一、两个小时也吃不完,本来是愉快的吃饭时间,却经常会把气氛搞得很僵。

Peter当时正被电视画面吸引着,Joanna这样的举动,弄得他几乎要抓狂了起来!我猜,Peter的注意力大概又开始“超常”了吧!即使是日常生活中经常性的规律活动,Peter也还是需要别人一直提醒着,这其实是一个一直困扰着我们的问题。

Peter转过身来,既生气、又沮丧,几乎要哭了,抑制不了爆发的脾气,突然间,他像发了疯似地将椅垫抓起,并且摔得乱七八糟的,如此一来,双方对峙的情形便越演越烈了!我看苗头不对,赶紧以局外人的立场,拉着Peter往外走。

到了屋外,握着Peter的双手,我蹲下身来,语调和缓地与他对话。

“怎么啦?为什么要发那么大的脾气呢?”我问。

“我想要看电视呀!”Peter回答。

“爸爸不是说吃饭最好不要看电视的吗?会影响消化哩!会不健康哦!”

Peter回我说:“可是我很想要看啊!”

Peter当时正在看一个卡通看得入神。自从孩子们懂得自己把电视打开来看以后,他们就没完没了的盯着萤幕看。

事实上,从以前我就很想把家里的电视给扔掉,只不过,在播放一些DVD节目的时候还是需要一个萤幕,而且有时还是会有好的、优质的电视节目可看(像是之前的“全民大讲堂”、“Discovery”、“一步一脚印” …等等。),所以家里的电视仍然保留着。

“你看,你看着电视,饭都没有什么吃,这样慢吞吞的,会拖很久耶!为什么不赶快吃完再看呢?”我接着问。

“等我吃完饭它就演完啦!而且那是新的卡通,我没有看过嘛!”

我了解这样的心情,相信我们都有过类似这种第一次、新奇的感受。我觉得这样的对话再继续下去也不是办法,就说:“那爸爸答应让你看,可是饭也要吃喔!”

Peter登时眼睛一亮,情绪也和缓了许多,他“嗯”的点头答应着。

我知道这样还是不够的,于是继续跟他约法三章:

“要是你还是没吃完怎么办?”

不等他回答我我就接着说:“爸爸允许你看,可是你要在节目结束以前把饭吃完,要是没有吃完,爸爸就扣你五分,可不可以呢?”

我故意加重“刑责”说要扣五分(好宝宝表扣分),Peter想了想,回答说:“可以。”

不过语气并不是那么的坚定。

我知道,待会儿还是必须要提醒他,但是事情至少有些进展、出现转圜的余地。我们打勾勾。

“要遵守约定喔!”

我说着,并搂着他、在他脸颊上亲吻一下以后,就再度进到屋子里来。

Peter边看着电视边吃饭,他尽量让自己记得、并遵守刚刚跟我的约定,我看到他一边扒饭一边不时抬头看我的眼神,真是有点难为他的感觉。

Peter有时还是免不了看得太投入,忘了将饭送进嘴里时,我就会提醒他,而这时,他也相当自爱地做到约定的事。跟约定之前相比,同样的提醒,他的反应显然配合了很多!

每次到了吃饭的时候,类似这样的戏码总是不断地上演,只是主角有时是Peter,有时换成Alan,而我,因为工作的关系,比较没办法赶在同一时间跟他们一起吃晚饭。妈妈跟Joanna的处理方式比较威权、缺乏弹性,所以孩子们通常会比较愿意跟我沟通。

Peter 最后在节目结束的当下“正好”把最后一口饭菜送进嘴里,因此,到了最后,他节目也看了、饭也吃完了,也不必被扣分,皆大欢喜,对于这样的结局,我也没什么 好抱怨的啦!只是这样的结果,并不会因为一、两次的沟通就一劳永逸,即使它不是每天发生,至少也是相隔几天就发生一次。

Peter经常会 “选择性”地受到某些事物的吸引,对于其他的“干扰”,则有着与众不同、超乎我们想像的优异隔绝能力。我希望能够找出他的讯息处理模式、或是他的接收“频 率”,以便于用对工具与方法来跟他进行“对话”。他这种“锁定目标”而不受干扰的能力,其实有着非常大的好处,只要用对方法,将很可能使他的学习与表现突 飞猛进,不过很可惜的是,一般人只看到他的坏处,却不懂得欣赏他的优点。

我渐渐觉得,我们似乎应该要适度地调整与Peter的相处模式,让他有更多自由挥洒的空间才对。@

文章摘自《3K爸的网志》:http://blog.udn.com/Kids2008/24778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