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小男人国一年多后,明雄的艺术沙龙店已经在小男人国的大女人区作出了名声,并且又在女皇区开了另一家分店,因为赚钱,所以店里添了不少人手,宋晴也不需要再在店里忙里忙外,有了大把闲余时间,又喜欢自己在厨房内弄些吃食的她,养成了到处去逛市场,发掘新食材的习惯。

  一个周末,宋晴在离开浦东店后,一个人又随意到处去走走逛逛,大概是出于一种与生俱来的本领,宋晴很容易就会找到热闹的菜市。这天,她又在七弯八拐没经任何人指点下,寻到了一个藏在巷弄底极大的市场。她很快乐的消失在里面,并且没多久手中就多出好几个装满鱼虾菜蔬的塑胶袋。

  突然,她右肩被人撞了一下,并且随即有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:“对不起,没撞疼吧?”早已经习惯小男人国人温柔的宋晴惊讶的转头望去-

  “怎么会是你!”宋晴张大了嘴轻呼。
  “是啊,怎么会是你!”

  另一张同样发出惊诧声嘴的主人,竟然是以为再也不会相见的马少奇!
  两人望着对方手上所拎着的,几乎一模一样的食材笑起来。

  “真是有缘,没想到会在这里见面,买的东西也差不多。”马少奇微笑的说。
  “是啊!”宋晴也微微一笑。
  “家住在这附近吗?怎么以前没在这市场遇见过你?”
  “没有,只是随便逛就逛到这儿了,家离这还远着呢,在苑富路那儿!”

  “喝,那你还真是能逛!提着这些菜怎么回去?计程车司机可不欢迎提着腥味的客人上车喔。”马少奇眼中闪着觉得有趣的表情。

  “这……买的时候完全没想到这事,我老是犯这种毛病,一进了市场就没法控制,总是尽想着自己爱吃或觉得新奇的乱买一通,家里冰箱常都塞爆了!”宋晴有点儿害臊的说。

  “我也是有这毛病!”马少奇不知道是否为了宽慰她而这么说:“像这一个月我老婆出差外地,只有我一个人在家,冰箱里已经都是满满的了,但我还是忍不住要来市场转转,而这一转,就又乱买了这许多的东西。”
  宋晴抿着嘴笑起来:“来到小男人国,才真正见识到你们小男人国男人爱逛市场的这个传言不假。”

  “但是大概你应该还没有机会见识到,小男人国的男人居家下厨本事,有没有时间和兴趣,让我今天表演一下?”马少奇轻松自然的向她提出邀请。

  那天马少奇做了几样小男人国餐桌上最常见的油辣的家常菜,一向口味清淡的宋晴竟也吃得津津有味,并且为了配菜,而异乎平日的吃了满满一碗的白饭。

  之后,宋晴和马少奇经常相隔一、二日便会通个电话或透过网路聊上几句,再不就利用手机简讯联系,虽然都是很简单的问候,和再也平常不过的谈话,但宋晴却将马少奇所传过来所有的简讯,和网上的聊天纪录保留下来,并不时叫出来反反复复的细读,似乎想从这些平常不过的字语中,去寻出一丝一毫言语之外的特殊涵意。

  他们就这样来往了快二年,没有任何越轨的关系,甚至在经那次无意相逢后,再也没有见面过。透过电话的联系,两人知道双方都已经升格做了父母。

  而为了照顾出生的女儿,宋晴更少去店里帮忙,明雄则在女皇区分店营运进入轨道后,又在美丽海路开了一家店面更大的分店,并且特别聘请了一位特别助理,一个外表一般但挺会妆扮的小男人国姑娘,替他安排打理一些重要的摄影行程安排。@(3/4)
(http://www.dajiyuan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