〈在与别人应对时,我们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去猜臆别人的动机;然而负面式的猜臆,往往让自己陷入痛苦之中。试着主动、积极的“厘清”与“沟通”也许是个不错的方式!〉

当我抱着书弯过走廊时,几个女生嘻嘻哈哈的跑过来挤在我身边;“咦!是你们!怎么这么早?”原来是小燕他们。

“猫头鹰,前几天我把你说的故事,说给我弟弟听,他说好好听喔!”小燕甩着她的长发神采飞扬的说着。
“真的?你弟弟一定很喜欢听你说故事,对不对?”
“我从来不知道,我弟弟能够乖乖的坐那么久,听完一个故事!”小倩兴奋的描述着当时的情境。

“没想到你家的小虫,一碰到故事就开始变成蛹了!”小燕在一旁打趣着。

大家一边谈笑一边脱鞋子走进我们的“故事窝”,不一会儿,男生也挤进来了;小小的置鞋区,一下子承载不了如此暴增的数量,我只好请大家去把鞋子重新排好以增加容量。不料,几个男生边排鞋子边丢鞋子玩,接着而来的即是一阵混乱的局面;咒骂声、嘻笑声此起彼落,我走过去拍拍那位带头的男生的肩膀,问道:“可以进来了吗?” 他憨憨一笑,回头叫了一声:“好了啦!”

一伙人立刻收工爬进窝来,找到属于自己的位子:小申选择了一个远离大家的“观察座”,阿国、小虎又坐上纠缠不清的“兄弟座”……;我正准备说话的时候,眼角一扫,突然发现,平时沉默不语的阿惠正低着头好像在落泪。

“阿惠,我看到你在哭,是吗?”
“他们又把她的鞋子丢出去了!”我抬头往外看,果然,在走廊远远的那一头躺着一只鞋子。
“爱哭鬼!就只会哭!”男生嫌恶的讥笑着。

“你们不喜欢看到她用哭的,那你们希望她怎么做?”
“她可以用说的啊!”
“你可以告诉他们你为什么哭吗?”她整个脸埋入手臂里,一点也没有想说话的样子。

“你是因为你的鞋子被丢到外面去,所以才哭吗?”她点头,终于有了回应。
“要不要说说看,发现鞋子被丢在外面的感受?”
“很……难过!”她在抽搐中传出微弱的声音。

“能不能多说一些为什么难过?难过些什么?”
她擦了擦眼泪,想了一会儿,才慢慢的说:“大家都瞧不起我、不喜欢我,所以才会丢我的鞋子。”说完,眼眶一红又掉眼泪了。
我抬头问男生说:“你们是因为瞧不起她、不喜欢她,才特别选她的鞋丢的吗?”

一群男生你看我、我看你没人搭腔;我又说:“你们不希望她哭,要她有话说出来,现在她说了,你们不回应她吗?”几个男生突然推着阿国说:“是你丢的,你去说!”
阿国不说一句话,挑着眉、耸耸肩,一副等着受罚的无奈表情。

“当别人对我们做了一些事时,我们常常会自己去猜测别人的动机;而猜测的常常与事实有很大的距离,所以,我们才会希望彼此说出来核对一下,也借此了解一下彼此的感觉。”我努力的把我的想法表达出来给大家知道。

“我并不知道那是她的鞋子!”阿国突然迸出一句话。
“所以,也不是因为看不起她才丢的?”我立刻紧追着问下去。
“是的!”他肯定的回答。

“那你现在知道阿惠为什么哭了吗?”
阿国点点头,然后就跑出去捡回那只鞋子。

我十分惊讶阿国的表现,立刻给他一个即时的回应:“你不希望阿惠再那样想,再以那种令自己难过的想法来伤害自己,是吗?”
阿国说:“根本没有的事,干嘛自寻烦恼?”

我笑笑的转向阿惠:“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好一点了呢?”
阿惠害羞的点点头,不再流泪了。
我深深的舒了一口气,忍不住的说:“知道彼此的感觉真好!”

——转载自台视文化出版社《我是坏小孩?》@

(http://www.dajiyuan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