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http://www.epochtimes.com)
那是一个秋日微凉的黄昏。

  刚跟丈夫怄过气,一头湿漉漉的乱发披散,站在院子的当口,让风使劲吹着。

  “过来!坏脾气妞儿!”说话的当儿,丈夫已拿着电吹风从房里走出来。

  没好意思再别扭,便拉过一把椅子顺从地坐下来。就这样,面对着满院子灿烂的花,不说一句话,心中的怨恨却已全消了。

  一头雾气渐渐地散尽了,耳畔不时地有一种温热的感觉。

  “也许,几十年后的一个黄昏,像现在,你一人独坐的时候,你会想起眼前的这一刻的。”

  沉默了很长时间的丈夫,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,而且在声音中还带着一丝藏不住的伤感。

  “那你呢?”

  丈夫关掉了手中的吹风机,看了我一眼,笑笑,然后用手摆正我的头,手中的电吹风又响了起来,好一会儿才说:“先你而去了。”

  声音是那么肯定而平静。而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一直不做声的丈夫心中的那一份痛惜的感觉,就像是一个顽童突然看到了他顽劣的后果。

  倘若上帝真的要惩罚我,让我在几十年后独自面对这满院子的鲜花。那么,我怎么敢去细想,去揣摩丈夫此刻的伤感与痛惜。

  佛说,修500年只能同舟,修1000年才能同枕。而千年之后又能相守几时?

  为什么敢轻易伤害的总是我最亲爱的人,只是因为只有这个人会一次又一次地原谅我。可是,就是因为这颗心永远不会背弃我,我就一直地不重视它。

  真有那么一天,叫我怎样面对满院鲜红依旧的花……
(http://www.dajiyuan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