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新闻网4月29日讯】
** 茫茫迷途何是边

我生在一个人心最复杂的乡村,从小读书成绩都是前三名,小学毕业以第一名被县二所中学录取,又是本地第一个读中学的人,因此引起了乡里“权贵”的深刻妒忌,加之本人生性正直,见不得不平事,又遇一伙盗贼与贪官联手,为后来的人生带来无穷的灾难,真是“生在苦难中,挣扎以求生”。

初中毕业由于“大办农业”和“历史不清”失学坠入茫茫迷途之中,前途无望,一心脱离农村的希望化为泡影,就试图从书中找出路。平生只好读书,就喜古文,敬孔子,后对命、相、周易,地理风水更感兴趣,年岁渐逝,1996年开始了预测生涯,每天赶转角场,算命,看相等。

** 解开人生的迷惑

正当手艺做开之时,熟人多次向我介绍《法轮功》,并说要放弃手艺,我都拒绝了。为了老来的生活,花了几十年的精力,钻研这些手艺,我不愿放弃它,但愿意看书。97年底一亲戚给我请来了《转法轮》等书,晚上我抱着不炼,看着玩的想法开始阅读,一日赶场,按习惯走时都要喝一盅开水,因有严重胃病从不吃海椒、酸菜、更不能喝冷开水,否则立即就会吐、痛,今天开水冷了,妻忘了蒸,路又远,只好强行喝下,整天没有不舒服的感觉,有些奇怪,往后又喝冷的,也不痛,晚上或空余时间继续看《转法轮》,后来海椒、酸菜也能吃了,而且肩周炎、关节痛、咳嗽也好了,是书的奇效吗?可我没准备炼呀!看完一遍,觉得这是一本奇书,不但内容奇而且效果奇。

许多人生之迷,也从书中找到了答案,我兴奋找到了人生最好的归宿,98年2月我参加了一次县上同修(注﹕法轮功学员之间互称为同修)主持的修炼法轮功心得交流会,我决心丢掉手艺。开始真正修炼,并写下了心得:“堕迷途争争斗斗寻出路,得大法身心健康有归宿。”

**冲过重重恶浪

99 年7月江氏集团的邪恶镇压开始了。2000年9月初,大队和乡联手要我到洗脑班,一些恶人叫嚣:永远不放他回来,劳改他一辈子,家中亲人也认为不可能再回来,我也收齐了冬天、夏天所有的衣服。由于同修们的抵制,洗脑班没按预定时间办成。恶徒把我关在拘留所,后来只办了四天半就解体了。

这洗脑班是本县第一次,管理人员是单位抽来的,我们只5人,妇联一女人最为邪恶,一见我们谈话就叫唤,可两天回去都又打针又吃药,第二天来说痛苦得不行,用了好多好多钱,她气焰也消了,一女同修当着这些女管理员讲:“请看我们五人,这个关了9个月了,这个关了……,这个80多岁了,这个60多岁了,我们生活不比你们好吧!你们天天精米精菜,都个个黄皮瘦脸,看看我们五人的颜色你们就知道这功好不好。”活生生的事实,真使这些人动了心。有的公开向她们的领导要《转法轮》。对付我们男同修的是两个大学毕业的学生,我们跟他们谈古论今,最后谈到大法,后来他们也动了心并表示:“你们的心我们全知道,但我们不会去说。”并表示从此不说大法的坏话。

洗脑班结束时恰值我母亲逝世,洗脑班的负责人要乡上派车来接,当着我给乡书记打电话,乡书记还不死心:“× × 书记,你要好生给我们震一下这个人呀!他顽固得很……,”“哎!同志呀!不能老眼光看人呀!县长,县委书记都说这是一个好同志,人家母亲死了,你们必须派车来接……”

十六大召开前,2002年8月,乡派出所要所有榜上有名的大法学员按手印和写“不炼”等,我们不配合,乡及派出所要抓我们,我流离在外三月有余,饱经了流离失所的痛苦和苦其心志的考验。

从此我又赶起了转角场,可这次不是算命,是为了讲真相救人。

(转自﹕慧园网)(http://www.dajiyuan.com)